凤凰资讯

【抗疫日记】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李王平:我在武汉过元宵节

发布时间:2020-02-08 来源:凤凰传媒网 点击数:695669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元宵节到了,年要过完了。在武汉已经整整16天了,回忆起除夕那天,恍如隔世。大年二十九我在医院值班,很多小饭馆都关了门,一包泡面就是我的晚饭,睡觉前儿子发消息问我“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明天早上交完班妈妈就回来了,儿子放假这么久,我都没怎么陪过他,明天除夕,我可以好好陪陪他了,半夜迷迷糊糊我接到科室刘伟副主任的电话,接起来的瞬间,我想到应该是有大事,她在电话简单又急促的讲了组建医疗队的事,我记得我只回了个“好”,挂了电话,我看时间显示3:28.我给老公说,我要去武汉了,他问:“什么时候出发?”,老公曾是一名武警,我们经历了太多次说走就走,虽然我是一名文职,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集结命令,但多年和一名军人生活在一起,早已习惯了服从命令。


    天很快亮了,我在科里交接完工作,匆匆回了趟家,儿子听说我要走,有些难过,我又何尝不想和他在一起呢,“放心吧,妈妈会每天给你发消息的,你长大了,要照顾好爷爷奶奶哦。爸爸妈妈长期在医院工作,懂得医生的职责,他们不问太多,只加快了做饭的速度,“好赖年三十了,在家吃顿饭再走吧。”那顿饭的味道我至今都记得,一个馍馍一盘我爱吃的凉拌白萝卜。


    那是我第一次在飞机上过年,没有倒计时,没有零点钟声。在飞机上我有想,如果有人问我这次执行任务的感想,我会怎么说,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我自己排了个序,首先我是一名医生,这是职责,其次我是一名党员,这是职责,最后我是一名文职人员,还是职责。这将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只有两个字“无悔”。


    我是第一批进入病房的医生,身穿防护服,在普通病房很容易的动作,在这里有些困难,模糊的视野,行动的不便,新的电子病历系统,一切都需要适应,有时候必须歪着头才能从护目镜的角落里找到相对清晰地视角,看清电脑上的内容和按键。身体需要适应,心理也是,有天晚上我很高兴,连同事都问我:“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那是因为有一个病人自觉症状明显好转了,复查了实验室指标和胸部CT,再复查两次核算,如果阴性,他就可以出院隔离了。我希望看到更多患者出院,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赢。


    今天是元宵节,我一大早就和妈妈发了视频,想他们了,妈妈说让我安心工作,不用挂念家里人,不要挑食,照顾好自己,我告诉妈妈,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并逐渐回落,让大家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让所有人各就各位,让国家尽快从疫情中解放出来,不再受伤,更加强壮。最后我想说,爸爸妈妈老公儿子,元宵节快乐,等我回来,我们天天都团聚。

 李王平2020年2月8日于武汉



投稿邮箱:2028808127@qq.com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