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文苑

“神剪”彭粉女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20-06-29 来源:凤凰传媒网 点击数:597908


---中国民间艺术(剪纸)大师彭粉女

/曹焕荣

踏着噼里啪啦鞭炮作响的节奏,我走进榆林子镇许家沟圈村彭粉女家油漆一新的大门。她家是“十星级文明户”,新盖的上房红砖白墙,像她的心情敞亮着。寒风吹乱她的银发,却双目炯炯,精神矍铄,脸上饱经风霜的皱纹被绽笑淹没,放射出少见的红晕。一问才知是刚过完古稀大寿的庆典。明镜豁亮的玻璃窗上引人注目的贴着她的艺术精品——剪纸《喜梅报春》、《怀春猫》等,一下和我的采访意图撞个满怀,而由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委员会命名的“中国民间艺术大师”8字,已由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庆阳市民俗协会、正宁县文联、正宁县榆林子镇人民镇府制成的巨幅木匾悬于正堂,光华熠熠,可谓“金萱焕彩,婺宿腾辉”!


生活在剪纸艺术里的彭粉女

    彭粉女生活在动人的剪纸故事里,她本身也是一篇自己创作的引人入胜的故事。

    1943511日,一个小生命“呱呱”诞生在永正乡蒙家洼,奶奶给她起名叫彭粉女,有人说她有福,所在村正是秦大将蒙恬的葬地;有人说她命苦,日暮出世,黯然无光;奶奶则说“这女子长大肯定灵,说不定还像她奶一样能铰花呢,你看小手指一曲一伸地一直拾翻个不停!”好心人都在关心她,她幼年的命运真不幸:1936年早春的一天,两岁的彭粉女提着小笼跟着母亲去掐刚钻出地皮的苜蓿芽,不料小手却被小刀划破,妈妈还没来得及为她包扎伤口,突然噩耗传来——她父亲被白军杀害。此后,母亲改嫁,彭粉女便和奶奶相依为命。


彭粉女的奶奶常讲“古今”(故事),能做花馍,捏泥人,唱小曲,她一门心思听啊学个不停,恨不得把奶奶的本领全继承下来。奶奶夸奖并鼓励她“我娃命苦却有灵性,好好学,一定有出息!”彭粉女6岁深秋的一天,见纷纷飞扬的椿树叶儿像多彩的蝴蝶乱飞,灵性顿开,把捡到的椿树叶撕成小脚丫、小鞋、小袜……就像拾到了奶奶讲的“剪桐封地”的故事:史记记述西周初期,周成王将梧桐叶剪成玉圭图像,赠给他弟姬虞,封其到唐国去当诸侯,这是文字有关剪纸的最早记载。奶奶见孙女肯学,便用纸糊成鞋叫她烧,说“谁烧的鞋灰浑全,谁将来注定手巧,笨拙的女女烧的鞋灰都烂糟糟的。”照着一试,果然烈焰中化出一个周全的灰鞋样!她喜不自胜,一下蹦的老高。此法果真灵验?自然不得而知,但彭粉女至今忆起仍兴奋地说:“那真给我鼓了一辈子的劲!”从此,她就像中了魔,见母鸡下完蛋站在粪堆上叫,就用树叶剪个叫唤的鸡;见卧在长坡下热的吐长舌头的狗,就用树叶铰个吐舌头的狗。奶奶见她聪明伶俐,乖巧好学,9岁就教她纺线。彭粉女就这样成长在奶奶的故事里,出落成一个巧姑娘,嫁了人。农村艰辛的生计带走了彭粉女许多色彩斑斓的梦,但就是带不走她爱铰花的心性。


她越来越思念会铰花的母亲。19584月,彭粉女终于带着两个孩子来到改嫁多年的母亲家。母女久别一见,半晌相对无言,只有四行热泪,诉说着滚滚心潮……倒是剪纸一下拉近了母女之心。母亲含着热泪从针线夹册中取出许多见所未见的“花样”,她如饥似渴,临摹个不停。妈妈高兴极了,又翻出藏在柜底多年的姥姥和妈妈的“花样”,她爱不释手,左看右剪,高兴地一夜未合眼!回家后,彭粉女操起了剪刀用纸铰花。她扯下堂兄念过的书页,学着奶奶、姥姥、妈妈的样儿把纸叠成四层,在窗扇上用剪子梢一点一点地细戳成小洞,直至把四层纸如浆糊般粘在一起,便中魔似的铰啊,剪啊,恨不得把满腹难言的心事,把扑楞楞欲飞的希望都剪出来。这时候的她才正真进入了一个剪纸的梦,飘飘欲飞……


把剪纸当生命的彭粉女

彭粉女一生,衣食住行不离剪纸,她的生命紧连着剪纸。她把剪纸看成是人生最闪光的部分。而剪纸,已经把彭粉女留在了庄户人的各个角落里。我到沟边老庄院去巡访,站在废弃的庄院一望,当年悲欢离合的故事全逝去了,只有彭粉女剪贴的窗花、炕围花、顶棚花、门楣花还没有搬走,以饱经风霜的面孔孤寂的诉说着过去,卫士样在旧窑中厮守着彭粉女原创的心迹。


在彭粉女看来,剪纸不是剪剪玩玩,而是精神的寄托,内心的表白。而这正是文化符号,母性语言,生命意识。生命是怎么来的?她说是《生命树》上结果子一样结出来的。就是《鱼(阳)钻莲(阴)》、《喜鹊(阳)戏梅(阴)》、《蛇(阳)盘兔(阴)》、《娃娃(阳)戏葫芦(阴)》、《刘海(阳)戏金蟾(阴)》(蟾也是阴性,多子)等等民俗原形揭示出的阴阳哲学,象征着阴阳结合便有了生命,寓意男女爱情和婚俗子孙繁衍。她剪的各种动物如龙是虚构的,既能在地面疾行,又能入水上天无比强大,这在文化含义中是一种生命符号,带着远古图腾文化符号的印记。《捕鼠猫》能看出猫肚子中吃下的老鼠,夸张怪异,却真实可信。剪《喜花》、《喜娃》贴在洞房,表示驱邪挡鬼,贺喜合欢,暗喻男女恩爱,交欢生子;孩子满月贴《虎娃》表示压邪,虎虎生威;剪送《鸡》以“吉”谐音,为谋吉利;贺寿则剪《猫(髦)蝶(耋)祝寿》,《蝠(福)寿(桃)双全》;男性墓窑窑顶贴剪纸《红莲》,暗示有妻子相陪。还有神话戏曲故事、历史人物剪纸。我采访时,她剪一串手拉手的《送病娃娃》、《驱邪娃娃》、《七人七马》,说是用它在病人身上燎,叫“解冲”。要边燎边念:“神冲冲,鬼冲冲,纸娃娃给我娃解冲冲,解了前身前身轻,解了后身后身轻。”“谁把我娃说着,把他驴俅肚子割破;谁把我娃笑着,把他驴俅憋破。大锅烂,小锅炒,把它驴俅炒着都吃了!”远古巫祭民俗经她剪唱,活灵活现。岁时节令也要剪纸,正月十二日是磑子石磨生日,也是老鼠娶妻嫁女日,便剪《老鼠娶亲》、《老鼠嫁女》。彭粉女说剪这时还要念“七哩哩,唰唰啦,今日里给老鼠娶下个像朵花;十个出来九个瞎,丢下一个叫猫拉!”从文化史的角度考察,这无疑是人类和动物关系变迁史的表现。天旱了,要剪《洗碾子》,表示求雨,边剪边说:“碾子碾子洗你哩,三天赶你要雨哩……”,天下连阴雨,为防涝灾,要剪《扫天婆》、《驱云婆婆》,用秸秆插在墙头上,求老天放晴。我问彭粉女“你剪的这个扫天婆为什么还剪了一女的挑着?”她边剪边自豪地笑着:那女的是我么。我是个独女,天久雨不晴,我奶奶叫我剪个《独女栽棒槌》去送,在院中心栽个棒槌咒老天爷……一席话说的我沉思良久。因为和人心心相印,中国的民俗才千古不衰;因为剪人生,剪生命,剪生活,剪民俗事象,应有尽有,博大精深,她的剪纸才青春永驻,显示出无限的生命力。


剪纸神秘莫测的彭粉女

我原以为对彭粉女了如指掌。我曾多次到她家看望并推荐她的多幅作品亚运会期间,在北京参展,我撰写发表的《陇东剪纸负载的民俗文化》、《富有特色的正宁民间艺术品》等把她的剪纸作品推介到国内外。在几届“中国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上,她有12幅作品蝉联一、二、三等和优秀作品奖,又获甘肃省文联、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甘肃省民间文艺百合花奖”入围奖,被吸收为省民协会员。不料这次深入调查采访,似觉差之大半。我不得不在人类文化的大背景下重新审视考察研究,这才发现她的剪纸是那么耐人寻味,神秘莫测,从中能找到中华民俗的活水源头和旺盛的深根!


她的剪纸和考古、文献资料相印证,是“活化石”和文物,是还在活着的生态文化。她剪的七个拉手的《送病娃娃》、《燎干娃娃》等的内涵和形式,极似5000年前马家窑文化彩陶上的那一横串手拉手的作为丧俗招魂辟邪功能的“五道娃娃”和唐代墓葬出土横列七个手拉手的《抓髻娃娃》。她的《葫芦娃娃》、《葡萄金瓜(天长地久)》等一类体现生殖崇拜的剪纸,其源在《诗经·大雅·绵》中的“绵绵瓜  ”为“民之初生”;中华民族的葫芦崇拜,就是把葫芦作为男女相交、阴阳结合的始祖神,这和正宁宫家川出土的5000年前新石器时代的人面纹尖底彩陶葫芦瓶可相互印证。她的《鱼戏莲》、《鱼钻莲》使人想起《汉乐府·江南》中描绘的生动场面: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她的剪纸正好印证了靳之林先生研究总结的本原文化、本原哲学和民间艺术造型体系和美学理论, “以先秦哲学为基础的中国哲学和艺术学,一开始就是以社会科学的观念认识世界,即阴阳五行观念和有意味的形式。它一直在有着古老文化传统的陇东老年民间剪纸艺术家中延续下来,”“民族群体民俗文化心理最熟悉最喜爱的民俗艺术语言。”在彭粉女眼里没有空间和时间概念,可以把不同空间和时间组合在一起。她剪《老猫》时说:“猫向前看着,扭过头来又添她的娃哩。”我问她“你剪的《坐猫》为啥没有四条腿,只有一条尾巴就组成了全身”她说:“猫蹲着不就像用一条尾巴瞅着的吗?”构图十分简洁。我问她,“你剪的《生命树》为什么能结那么多动物?”她说“世界上就有很多生命嘛。”她用剪刀记录着创世神话,在她看来人和动物理性相通,流露出一种神秘的美化并模糊动植物界限的艺术心态。


我仔细考察她的剪纸,几乎不进行构思和画图,只把纸一折叠,甚至不折,就开始剪了。眼到手到心到,技法娴熟,见什么剪什么,心中有什么就能剪出什么,我问:“你的剪纸是怎么学的?”她随口应道:“心中出的么,光学是学不到家!这就是天性、灵性和悟性。他会观察生活,因此,剪出的作品极富生活情趣,如《狐狸吃鸡》、《猫吃鼠》,憨态可掬,情趣盎然。《卖牛》表现的是一农民正聚精会神地拉着缰绳相牛,主任则坐在牛背上竖着大拇指,洋洋得意,以为自己的牛天下第一,惹得蝴蝶也在鞭梢翩翩起舞。她剪的丈夫吆着猪去《赶集》,乐哉悠哉地一个响鞭,把猪崽吓得一下子跳到鞭梢上,正“噜噜噜”在前面叫猪的妻子,回过头生气的指责:“看把你能成的!”她对我解释这幅剪纸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她的剪纸以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花鸟虫鱼、各类动物应有尽有而驰名,仅飞舞的蝴蝶就能剪出10多种。大幅剪纸《耍杂技》场面宏大,人物众多,形态各异,妙趣横生,简直让你爱不释手;作为顶棚花、炕窑花的团花《众猴吃桃》、《兰花升平》等线条流畅,造型就、优美,生气灵动;角花《双兔戏莲》、《蝶恋花》、《祥云》等也都构图简洁,浑然一体,趣味无穷,以其浓厚的文化内涵和扑面而来的民俗生活气息,分外惹人喜爱,广受赞誉、畅销并被多方收藏。

因为她的剪纸“心中出”,永远剪不完,我也一直未琢磨透。

从对彭粉女的剪纸考察中我发现,她剪纸的文化内涵可以追溯到她的奶奶、姥姥,甚至很远很远。那一手剪纸技艺的妈妈就是她最直接的导师。彭粉女的剪纸除纵的根深外,还有一个横向交流、切磋的条件。她周围还有一批名不见经传、默默无闻的剪纸妇女,如肖存娥、任卓子、桃粉仙等等,她们的激励、较劲,好像无形的浇水施肥的园丁,助长了她的精神、技艺和毅力。支持她的还有老伴田生海。说中国民间文化神秘,就因为它是不识字的广大人民群众创造的一种能慰藉心灵、表情达意的文化符号。通过心灵的传播,纵深的承传于几代、几十代……像血脉一样滋养着人们的精神生活。而民俗剪纸,则是养育妇女们的“百科全书”和赖以生活的多彩希望!

著名诗人艾青说中国民间剪纸是“开在剪刀上的花朵。”有外宾现场看到民间剪纸艺术大师的表演,惊得目瞪口呆,赞叹不已,说“你们剪刀上装着电脑!”一定要拆开来看。这虽是笑料,却也说明剪纸艺术家们的超人才智。我考察彭粉女的剪纸,和常人用的材料并无什么特别,商场随处可买到。她用的设施极为简单,有纸就行,当然以彩色宣纸尤佳,不怕柔,耐折迭,容易保存。

 



投稿邮箱:2028808127@qq.com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ICP备190237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