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教文卫

【疫线风采】疫情下的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五官全科二科护理团队

发布时间:2022-01-18 来源:凤凰传媒网 点击数:658030


  2021年年末,人们都在忙碌着总结过去一年,憧憬新一年开启,突如其来的新一轮疫情却打乱了平常的生活秩序。自12月9日西安市发现第1例本土阳性病例后,疫情的快速进展,使得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五官科全科二科的所有工作人员此时强烈感受到了责任的感召。

12月18日,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五官科团队先后派出三批护理人员共计11人次参加医院的核酸采样队,奔赴曲江、沣东、雁塔进行核酸采样。随着疫情的进展,医院决定再次将五官科病区清空,作为隔离病区备用。得到消息后,护理人员们纷纷在请战书上摁上鲜红的指印,那一个个鲜红的指印,犹如一颗颗坚强的红心,又似一面面鲜红的旗帜,坚定地指向抗击新冠疫情的战场。


核酸采样

 “护士长,我是咱们队伍的一员,核酸采样我报名!”“护士长、我想为西安抗疫出力。”“护士长,咱们去年就在隔离病区干过……”自疫情以来,每天我的电话、微信都充斥着这样的信息。有一天已是深夜12点,我接到命令需要安排人员于次日清晨参加核酸采样,便立即开始布置任务。当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听筒那头就已经传来“护士长,几点出发?”

 他们大多都是母亲,却在这场疫情中毅然放下了小家庭,积极主动参加战斗,令人感动。护士张草草凌晨接到电话,安排好孩子,立刻顶着夜晚刺骨的寒风一路骑行到了医院,穿戴好防护设备后,很快就投入到核酸采样工作中。“阿姨,谢谢你。这个大白送给你!”当张草草看到小朋友送给自己的礼物时,一天工作的疲劳瞬间消散,浑身又蓄满了斗志。

至今,张草草和周倩、吴楠、刘嘉瑞已连续执行核酸采样任务两周,没有回家。作为母亲的张草草、吴楠都不敢和孩子视频,怕孩子哭,也怕自己哭。


参与流调

 12月21日晚上10点多,我在看完一天的疫情新闻之后便关灯睡下了,但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因为疫情,最近是随时处在待命状态,随时准备着出任务。因此晚上都不敢睡得太死,就怕电话响了听不到。就这样迷迷糊糊刚睡着,电话铃就响了,是护士长,“黄影,有任务,准备好洗漱用品,可能要出去几天,12点在医院门口集合。”

 我迅速起床,看看表11点一刻,还有点时间,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发。走到门口,门卫大爷还问我:“小黄,这么晚你出去干啥去呀?”我告诉他我要出去采核酸,大爷打趣我说:“谁让你白天不采核酸,这下被逮住了吧!”我解释着:“不是的,我是医护人员,我要出去给别人采核酸。”大爷给我竖起了大拇指,“你们最辛苦,你们是最棒的。”


 夜好黑,足足20分钟才打上车。来到医院门口时,已经有部分同事等在门口了。我们都不知道今晚会是什么任务,为什么要半夜集结,心里都有点忐忑。12点多三辆车拉了我们20个人出发了。到了目的地才知道这里是莲湖区疾控中心做流调的工作地点,我们的任务是去B类和C类密接人群家里做环境采样,还有将隔离酒店做出来的核酸样本送到疾控中心。

 酒店安排好后,我们边休息边等待出任务。其实大家心里都五味杂陈。因为将要接触的人群有着潜在的风险,很有可能就是阳性确诊的人,所以对我们来说,规范穿脱防护服真的是很严峻的考验,如果真的污染到自己,很有可能就会被感染,要说一点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睡睡醒醒地到了第二天,我们开始接任务了。我的任务是对接三户人家转运隔离酒店,第一家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对我的到来表示出明显的排斥,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完全没可能接触到确诊人群,肯定是搞错了。我安慰了他们,并把家里按照要求采集了十个标本,带着阿姨下楼了,我告诉她:“您别紧张,如果您没有接触的风险,相信政府很快就会安排您回家的,您一定要相信政府。”阿姨这才没那么紧张,跟着我下楼,被120的车接走了。


 我在楼下脱下身上的防护服,换上新的防护服。第二家是一对年轻夫妇,夫妇俩对我的到来非常配合,带着我在他们常用的物品上采样,还一个劲儿说:“谢谢,你们辛苦了,我们一定配合政府的工作。”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里暖暖的。带她下楼后,我继续脱自己的第二套防护服,穿上第三套防护服,接着赶往第三家……结束任务后,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湿了,手也冻得通红。天都黑透了,我才回到酒店,虽然身体真的是累,但是心里是开心的。

 真正理解流调人员工作的人不多,但是能体会到我们辛苦的人还是很多的。不管是门卫大爷,还是出租车司机,还有流调这边的司机,只要得知我们是医护人员,都会对我们表达敬意,这让我十分知足。三天的任务很快就结束了,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确诊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不知道有多少的家庭还处在不安之中。我只希望疫情赶快过去,西安,一定常安!


隔离酒店工作

 1月6日16:40,我接到同事电话,得知出征经开的核酸采样人员即将回院,便告诉队员们,完成个人核酸采样后,没有问题就可以回家了。这一批队员们自12月29日上午离开医院后,已经一周多没有回家了。我在心里暗暗祈愿他们可以安安稳稳和家人孩子度过一个轻松的周末。

 但天不遂人愿,19:00又接到命令——经开回来的所有队员次日一早开赴沣东隔离酒店工作,预计十五天。此刻我的心里有万般不忍,但还是得逐一通知。队员们接到继续任务的电话,没有一人提出异议,我得到的回答出奇一致“一定按时到达!”而到达目的地以后才发现,每个人负责一个酒店或是隔离点。十位队员被分别派到十个酒店和隔离点。


 张随琳负责的隔离点是一个新建的民营医院,环境条件非常简陋(竹板床、单薄的棉胎和褥子)。她负责每天对一百位隔离人员所产生的医疗废弃物进行消杀、打包,涉及六个楼层。每次工作完成后,防护服里的内衣都湿透了,由于条件有限没法洗浴,只能更换衣物后继续完成下一批工作。即便如此,每次电话沟通时,她都轻松地说:“护士长,挺好的,我们这个点大家都是这样的条件。”作为95后的年轻护士,能欣然面对此前从未经历过的艰苦条件与繁重劳动,这种担当的能力与精神令人触动。

 同去的护士还有王青青、张小红、赵婷、黄影、李薇、梁赛、呼瑶瑶、崔秀珍,还有技师刘颖。她们都是首次面临这样特殊的工作环境——隔离酒店,这种特别的工作任务——面对存在新冠感染风险的人群。她们当中很多人都是一个或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们没有抱怨、没有退缩,而是及时地调整状态,根据工作环境和任务的不同迅速投入到工作中。

CopyRight © 2020 凤凰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7013058号-1